第006集 古代埃及文明(1)京东优惠,书讯快递
评分:4.6点击(1375)
当前得分:4.6 / 评分人数:23

第6集 古代埃及文明(1)

伟大的尼罗河流以埃及的中心地带,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古代文明之一提供活力,这一文明以金字塔和狮身人面像著称。然而令人难忘的还有她的灌溉系统、独特而优美的艺术、 重要的文学传统、复杂的宗教、以及那些显赫的王朝。

在古埃及人的传说中,有一位贤明的国王叫做奥赛里斯,他的弟弟塞特嫉妒他,将他杀害,并且把尸体切成13个碎片,扔到了尼罗河,奥赛里斯的妻子伊西斯到处寻找,将这些碎片找回来拼在一起,痛哭不已,伊西斯的真情感动了神,遂让她怀孕产下奥塞里斯的遗腹子荷鲁斯。那么荷鲁斯是什么人、他如何成为了国王?法老是什么人?又是由谁建造的金字塔?请与我们一起来揭开古埃及的秘密。

荷鲁斯长大后发誓要为父亲复仇,并最终打败了叔叔塞特,成为新的国王,而死去的国王奥赛里斯也成为冥世之王。

(埃及史学家 卡纳瓦蒂)"他死后被做成木乃伊,征服了死亡之后,他又复活,成为冥世之王,他的儿子荷鲁斯成为人间之王,所以说,奥赛里斯实际上是国王,由于后来他征服了死亡,就变成了神,来世的神。"

在古埃及人心目中,国王活着时是荷鲁斯,死后则成为奥赛里斯,继位的国王成为新的荷鲁斯。如此循环往复,维持神设定的人间秩序。

国王是神在人间的代理,有神性,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。国王的统治由于自然或人为的原因,可能中断,但最终新的国王会重建王权、恢复秩序。这种王权观念贯穿着古埃及人的历史。

在古埃及辞书的分类中,神属于天界、属于地界、死者属于冥界。而国王同时属于这三个世界。

(埃及史学家 卡纳瓦蒂)"埃及的国王是人和神的混合体,是神权的君主政体,据信他们有着神的血液,通过家庭中女性一脉而遗传,因此继任者必须是国王正式妻子的长子,国王实际上几乎是介于神权与人之间的媒介,他能与神交流、与人沟通,所以他是人和神的混合体。"

古埃及的历史始于公元前三千一百年,结束于公元前三百三十二年。

生活在公元前四至三世纪的埃及祭司,曼尼托把埃及历史分为三十一个王朝,这也是现代学者沿用的历史分期法。

在新石器时代,还处于早期村落生活的埃及,出现了两个大的王朝:一个是在上埃及、尼罗河流域,一个是在下埃及、三角洲地区。埃及史前时期称为前王朝,即第一和第二王朝。在前王朝后期王权出现,区域性文化逐渐趋向统一。著名的纳尔迈调色板,蝎王权标头是最重要的见证。

(埃及史学家 卡纳瓦蒂)"纳尔迈调色板不是那种用作研磨化妆品的小调色板,而显然是种很重要的东西,拥有美丽的景象,表达着埃及历史当中重要的事件,纳尔迈头戴象征上埃及的白色王冠,征服北方的样子,表明国王统一国家两部分:上埃及和下埃及,即尼罗河流域和三角洲地区,国王显然来自南方,因为他头戴上埃及的王冠,而在反面,他头戴象征下埃及的红色王冠,所以在正反两面,他分别戴着白色王冠和红色王冠,它是埃及在公元前三千年第一次统一的历史写照。"

纳尔迈调色板上出现的文字,成为了固定手法,成为以后几千年中沿用的固定法则。

第三至第八王朝为古王国时期,埃及最终完成和巩固了政治上的统一,专制王权十分发达。被称为世界七三奇迹之一的埃及金字塔,就是在这个时期王权强盛的标志,也是物质文明发展的最高体现。因此,古王国时期又被称作金字塔时代。

第一个建造金字塔作为王陵的是第三王朝的左赛尔,据说他的梯形金字塔是一个叫做伊蒙霍太普的人设计的,他后来被埃及人奉为医药之神。

尽管第三王朝取得了辉煌的进步和成就,第四王朝是埃及历史上王权强盛的黄金时期, 在其间有三个最著名的金字塔被分别建在了吉萨的郊外。

(北京大学历史系 教授 颜海英)"斯涅弗鲁、胡夫、哈夫拉、门卡拉,他们分别是第四王朝的第一位、第二位、第三位和第五位国王,他们是同一家族的四代人,也就是说斯涅弗鲁是胡夫的父亲,胡夫是哈夫拉的父亲,而哈夫拉的儿子是下一任的国王门卡拉。在后来的民间传说当中,我们知道斯涅弗鲁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国王,有几点证据:一就是人们传说 他称呼他的臣民为兄弟、朋友,还有一点证据就是在西奈的采石场铭文里边发现,这位国王被后来的人、后来的工匠奉为神;而胡夫和哈夫拉在后来的人们心目当中却是暴君的形象,最重要的一个证据就是希罗多德在他的历史当中提到:胡夫为了建造自己的金字塔,让自己的女儿去出卖肉体,换来金字塔所需要的石块;门卡拉的形象是多愁善感的,作品里边提到 有预言者告诉他,他的来日不多寿命很短,那么这个国王就夜夜不睡觉,要尽享今生的每刻光阴。"

这一王朝的气数也日渐衰落,公元前二千一百六十年 埃及历史上的黄金时期走到了心头。

(北京大学历史系 教授 颜海英)"古王国衰落的原因有很多种,是多种原因造成的。首先是尼罗河水位低造成的自然灾害;其次是地方势力的发展,造成了对政府的一个强大的离心力;其次还有对外商贸的中断;此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个王朝的第六王朝的最后一个轰轰烈烈,培比二世,他在位的时间特别长,他统治了九十多年。这个国王从八、九岁的时候继位,一直活到一百多岁,一直在做国王,所以他长期统治就引起了种种的社会问题。古代埃及的生产技术一直是相对落后的,特别是对比邻近的西亚地区。比如,西亚很早就有了 非常发达的灌溉系统,而埃及很长时间一直在使用一种最原始的盆地灌溉法;另外,一种很简单的给水工具桔槔,在埃及是到了十八王朝,也就是公元前十六世纪才出现。"

除了这些问题,埃及王朝还经历由战争引起的分裂和混乱。

以地方贵族身份登上王位宝座的国王,经始终面临强大的地方贵族势力的威胁,他们必须以积极进取的态度,采取一系列有效的措施,发展经济、巩固政权。因此,这个时期的国王也呈现出与古王国时期不同的时代风貌。

十二王朝国王阿蒙涅姆赫特一世,首创父子共治制。前者在宫中主持国内政务,王子是继承人,是最高军事长官,统率军队驻守边境。一旦国王去世或在内乱中被谋杀,握有军权的王子可以马上即位,迅速稳定局面。阿蒙涅姆赫特一世似有先见之明,为自己日后遭遇不测做好了准备,他后来死于谋杀。

在后世人创作的《阿门涅姆赫特一世对他的儿子塞索斯特里斯一世的教谕》中,我们听到一个过世国王满怀沧桑的感概:那些穿着我给的华美衣服的人,却心存非份;用着我赐予的没药的人竟暗怀不尊;小心那些身份低下的臣子,他们的阴谋不为人知;不要信任一个兄弟,不要认识一个朋友,不要结交知已,因为那是没用的;当你躺下时,要自己多加小心,因为人在危险的日子里没有跟随者的。

这是一个充满忧患意识的统治者,而不是披着神性外衣的国王。这个时期的王室雕像中 开始显现出国王的个性,打破了过去那种完美、刻板、威严的模式。

最典型的是塞索斯特里斯三世的头像,表现的是一个年迈的、忧虑的君王,深陷的双眼 、消瘦的面孔和嘴边两道深深的皱纹,使人看到一个成功的君主内心的沉重负担。

尽管内心充满着冲突,真正导致王朝灭亡的一击是来自外部。由于来自西亚的喜克索斯人入侵,中王国结束。

约一百年后,来自埃及南部底比斯的十七王朝统治者将喜克索斯人驱逐出埃及,埃及从此进入对外扩张、发展帝国的时期。帝国的范围向东北扩张到叙利亚、巴勒斯坦,向南扩张到努比亚。这个时期理想的君主是战场上的英雄、外交事务中智者。十八王朝的图特摩斯家族、十九王朝的拉美西斯家族的许多国王,都是战功赫赫。

法老是埃及国王的称号,原指王室成员居住的地方,就像中国古人称皇帝为陛下一样,都是从地名演变而来。从新王国开始,法老们开始以军事英雄的形象出现:他的个人才能和战功,都被戏剧化的夸张。

第十八到第十九王朝期间,埃及与赫梯之间进行了断断续续一个世纪的争霸战争。赫梯位于今天的土耳其,埃及与赫梯之间的恩怨纠葛已久,直到埃及历史上最著名的法老之一、十九王朝的拉美西期二世最终解决了与赫梯的争端。这个过程历时十六年,其间既有激烈的战争,也有复杂的外交策略。公元前1274年前的卡迭什之战,是规模最大的一次交锋。

公元前1259年 埃及与赫梯,最终缔结了和平条约:规定两国永久友好、互不侵犯、攻守同盟、相互引渡逃亡者等等。这是人类历史上,第一个真正体现平等原则的和约。

帝国的确立也给埃及的社会结构带来了重大的变化,这就是祭司阶层和军人阶层力量的不断增加,与王权的矛盾也最终演化成冲突,即埃赫纳吞的宗教改革。埃赫纳吞的新宗教有两个主要内容:一个是禁止崇拜阿吞以外的神;一是建立一种崭新的简化的崇拜仪式,废除传统宗教的一切繁文缛节。阿吞神的形象是一个太阳光轮。

(埃及史学家 卡纳瓦蒂)"太阳神可能是埃及最重要的神之一,在埃及历史的开端即出现,在第五王朝得到重视,即大约公元前二千五百年或二千四百年。而太阳神崇拜之所以重要,是因为埃及生活在太阳之下,几乎有三百六十五天都在太阳照射之下,埃及每年大约有一两天下雨,其余时间都阳光充足,如果太阳消失了,埃及人觉得一定不正常。埃及人依靠太阳为生,当太阳升起光明就出现,新的一天开始;当太阳落下,万物死去。他们意识到,从他们文明的一开始,他们就热爱太阳,有两件事情真正地影响埃及人,太阳和尼罗河。他们是两个真正制造了埃及文明的因素,要理解埃及人为什么崇拜太阳并不困难,因为他们天天都看到它,是太阳把他叫醒、送他入睡,太阳是如此地有规律性,尼罗河也是如此,洪水的泛滥和退去总是在同样的季节,太阳在同一时间升起、消失,埃及的地理有着惊人的规律性,人们可以预算到明天将是什么样子。在埃及,生活是如此的按部就班,所以就有了太阳文化。"

由于掐脱了传统宗教的控制,文化领域出现了一种崭新的风格,即阿玛尔那风格。它在建筑上表现为力求简化神庙结构,因为人们在露天的庭院可以更直接地感受到阿吞光芒的照射。在雕刻和绘画方面再现为两个方面:一个是描绘家庭生活的主题;一是与传统艺术迥异的自然主义的表现手法,即对人物瞬间表情和动作的捕捉,和一种特殊的形象模式。

埃赫纳吞及其家人,臣民都被表现为长脸、宽额、厚唇、窄肩、大腹的样子。有人认为这是一种写实主义,是埃赫纳吞本人的样子,实际上这种风格有着更深层的含义,即神与人之间在形象上的彻底分离。传统的埃及艺术是将神的形象人格化,而将人的形象完美化,因此神与人的形象很难区别开来。埃赫纳吞在洛神的形象简化为人人可以看的见的太阳光轮之后,又将国王及其家庭生活以一种全新的方式表现出来,将这些艺术作品作为臣民们朝拜的对象,这既是艺术上探索以具体形式表达抽象概念的新尝试,又是个人崇拜的毫无顾忌的表现。在温馨家庭生活的画面和国王及其个人化的形象之后,是阿吞之子至高的权威。阿玛尔那风格在文学中表现为,倡导口语书面化的运动,这就是当代学者所称的新埃及语的兴起。埃赫纳吞的宗教改革以失败告终,他的后继者们很快恢复了旧的传统,阿蒙神又卷土重来,王权与神权的茅盾持续存在。

在新王国的后期,以底比斯为中心的阿蒙神庙祭司,甚至建立了自己的王朝,与法老王朝分庭抗礼,再加上利比亚人和海上民族的入侵,埃及最终失去了帝国的气数。

(北京大学历史系 教授 颜海英)"我想,生产技术的落后是埃及后来新王国时期衰落的一个重要原因。在新王国时期,近东其它地区都很快进入了铁器时代,铁器的冶炼最早是被赫梯所垄断,十九王朝以后赫梯衰落了,那么冶铁技术迅速在近东地区传播开来,而埃及 它在地理和文化上的相对封闭,使得它比较晚地接受这些先进的技术,可以说埃及是近东各个大国当中,最晚进入铁器时代的。"

另一方面,曾经作为埃及帝国经济支信的金矿,在新王国后期已经被开采殆尽,使得法老们失去了一个重要的外交法宝,这也直接影响到他们在近东诸霸主的地位。

(埃及史学家 卡纳瓦蒂)"埃及是非常富饶的国家,只有二百万,最多三百万人口,国家很大、很富饶,被贫瘠的国家所包围,因此成为所有人嫉妒对象,富有常常会引起忪懈和厌倦,周围的人们都在等待机会,每当埃及衰弱的时候,人们就侵略她,而发展到后来,所有她周边的国家都占领过她。"

埃及不断遭受外族入侵者的蹂躏,最终于公元前三百三十二年,成为马其顿帝国的一部分。

(埃及史学家 卡纳瓦蒂)"埃及曾被利比亚、努比亚和两河流域的伊拉克、叙利亚所占领,最后是亚历山大大帝和罗马人。埃及文明不断地后撤,因为绝大部分占领,是来自北方三角洲地区,埃及人不断退缩回南方,逐渐地、直到与其他文化相融合,埃及文化本身几乎消失。"

古老的埃及退出了历史舞台,但是法老的名字与故事却流传着,并且影响着一代代的后世君王,从亚历山大大帝到克里奥伯特拉,到后来的罗马皇帝,都深深仰慕着法老的世界,通过这些以及许多其他人,古埃及文明由尼罗河汇入地中海更广阔的世界,在与其他文明的汇合中得到永存。

相关文章

搜索本站其他资源
标 题
大家都在看什么